• 宁夏川民俗园:舒适 贺兰山岩画:舒适
  • 青铜峡黄河大峡谷旅游区:舒适 青铜峡黄河坛:舒适
  • 阅海湿地公园:舒适 黄河横城:舒适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攻略 -精彩游记

走进宁夏,走进另一种江南

来源:携程旅行网 作者:觉非行记阅读:3023发布:2018-06-26 11:12:10

文章摘要:最初,对于宁夏,并没有投入过多的目光,塞上江南,是原始的印象;西夏帝国,是江湖的边缘。没有刻意的想象,没有特别的期待,却在走进后,翻开一本厚重的书,不倦的探索这片神秘的地域。 塞上江南,一如既往的马肥草长。宁夏于我,却愈加的厚重,也愈加的,无法表达。贺兰山的岩画,印刻着祖先的生活记忆;西夏的王陵,埋藏着帝国的辉煌曾经;黄河的流水,灌溉着河套的天然富裕;大漠的黄沙,飞扬着时光的悠远苍凉;边塞的诗篇,回响着战马的呼啸嘶鸣;沙湖的山水,表达着生活的自然向往。 这是我所走进的宁夏,足够神秘,足够迷离,却只是刚刚迈开脚步,看不见路的尽头,也看不见路边的风景。更多的宁夏,依旧在等待着我的抵达。

    写在前面

    最初,对于宁夏,并没有投入过多的目光,塞上江南,是原始的印象;西夏帝国,是江湖的边缘。没有刻意的想象,没有特别的期待,却在走进后,翻开一本厚重的书,不倦的探索这片神秘的地域。

    塞上江南,一如既往的马肥草长。宁夏于我,却愈加的厚重,也愈加的,无法表达。贺兰山的岩画,印刻着祖先的生活记忆;西夏的王陵,埋藏着帝国的辉煌曾经;黄河的流水,灌溉着河套的天然富裕;大漠的黄沙,飞扬着时光的悠远苍凉;边塞的诗篇,回响着战马的呼啸嘶鸣;沙湖的山水,表达着生活的自然向往。

    这是我所走进的宁夏,足够神秘,足够迷离,却只是刚刚迈开脚步,看不见路的尽头,也看不见路边的风景。更多的宁夏,依旧在等待着我的抵达。

    实用信息

    食在宁夏

    宁夏是吃货的天堂,各种面食,各类小吃,可以在没一顿吃出不一样的味道。但是,来到宁夏,最不能错过的便是滩羊。宁夏的滩羊“吃的中草药,喝的矿泉水”,独特的自然环境下生长的滩羊,肉质是其他羊无法超越的。手抓羊肉是最传统、最原始的吃法。

    来到宁夏,枸杞、八宝茶是很多人都会带走的。枸杞与宁夏的关系,自是不需要多说。八宝茶,是宁夏传统饮料。八宝茶以茶叶为底,掺有冰糖、枸杞、红枣、核桃仁、桂圆肉、芝麻、葡萄干、苹果片等,香甜可口,滋味独具,并有滋阴润肺、清嗓利喉的功效。

    宿在宁夏

    宁夏旅游发展相对成熟,此行在固原中卫青铜峡、沙湖都有停留住宿,或许有的地方没有高星酒店,但在每一个目的地都可以有相对自由的选择。

    在固原选择的是固原西港航空酒店,酒店地理位置优越,环境优美,房间舒适大气,自助早餐可选择性相对较多,是固原最好的酒店之一,值得推荐。

    中卫西北故事酒店是一座新开业的主题酒店,干净卫生,风格独特,适宜情侣入住。

    沙湖景区星空帐篷,景区之中,沙漠中可以看星星的帐篷,是此行最特色最难忘的夜。星空帐篷有网红帐篷之称,是很多人来沙湖回归自然,体验生活的必选,建议提前预约。

    行在宁夏

    宁夏交通发展迅速,虽然高铁并未普及,却可以从各地抵达银川,然后在乘坐汽车抵达各大知名旅游目的地。然而,公共交通虽然便利,为了旅途的自由性与舒适性,还是建议研究好路线后包车或者租车。

    此次六天五晚的宁夏行,相对深度,相对经典,却不敢说是完整的宁夏。宁夏的自然资源众多,历史文化深厚,若此前不够了解,建议带上 一本书,在漫长的旅途中深入了解。

    书籍推荐:

    《宁夏之书》,唐荣尧。不是普通的旅游路书,没有关于宁夏食住行的介绍,却是一扇打开宁夏的窗。

    行程安排:

    D1:六盘山国家森林公园火石寨旅游区

    D2:沙坡头腾格里大漠景区—通湖大草原

    D3:黄河宫—黄河大峡谷—黄河楼

    D4:西夏王陵贺兰山岩画—西北影视城

    D5:沙湖

    D1:六盘山国家森林公园—火石寨旅游区

    六盘山:泾河源头的小桥流水

    在宁夏的第一站,便来到了六盘山。六盘山位于宁夏南部,起伏的山峦,是关中平原的天然屏障,是北方重要的分水岭,黄河水系的泾河、清水河、葫芦河均发源于此。在小南川赶一场凉雨,在泾河源的流泉飞瀑中流连,古树潭、红桦林,疑似到江南。

    初识六盘山,是因为毛泽东在1935年所作的那首广为人知的词,“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六盘山上高峰,红旗漫卷西风。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原以为,这样的六盘山是激情澎湃、豪情万丈的,却不想,它还有小桥流水的另一面。

    自小南川,撑着雨伞沿着河岸的水路前行,小桥流水,自有江南的韵味,两岸连绵的桦树,河中横卧的一节枯木,路边的山花,却又多了一份西北的豪迈,自由的野性。慢慢的行走,听流水的声音,听山风的声音。

    小南川是泾河的主源头之一。泾河,只是这个名字,便为这份幽深添了几分厚重。“泾何以清,渭何以浊”,当真正走进六盘山,走进泾河源,在古老的传说之外触摸到它的神秘,领悟到它的神韵,也便明白了这个追寻了千年的奥秘。

    火石寨:丹霞地貌的鬼斧神工

    刚走完小南川的柔情似水,又走进火石寨的热情似火。火石寨,黄土高原上罕见的,我国北方发育最为典型、分布最为集中,我国迄今发现的海拔最高的丹霞地貌群,因山峦呈暗红色,尤其在绿树的掩映下,如同一团团燃烧的火焰而得名。

    看过很多地方的丹霞地貌,火石寨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达到让人震撼的效果,只是,越走进,越觉得和宁夏这个地域无比的契合。火红的山峰,像经历过刻骨铭心的燃烧后,凝固在这片土地上,或化为雄狮、或化为飞鹰、或化为奔马,裸露的岩体、悬空的巨石、壮观的山势,是独属于西北的苍凉。

    然而,真正让我驻足的,是火石寨的石窟。始建于北魏、兴盛于隋唐的佛、道教石窟群,在历史的更迭中留下了无法磨灭的痕迹。沿着台阶一步步攀爬,触摸着千年来风雨侵蚀的山石,哪怕只是空无一物的石窟,依旧诉述着当年的盛况,钟声悠远,香火兴旺。我不知道兴盛时的模样,只能在遗迹中遥望那个没有被战争毁灭的曾经。

    D2:沙坡头腾格里大漠景区—通湖大草原

    沙坡头:一半是沙漠,一半是黄河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公元763年,唐朝诗人王维奉命到河西走廊巡防军务,途径沙坡头,留下了这句脍炙人口的千古绝唱。腾格里沙漠南缘,黄河北岸,驼铃依旧在沙漠响起,羊皮筏子依旧在黄河上飘荡,沙坡头走过了千年的岁月,却似乎什么都没有消逝,似乎依旧能听见当年的风声。

    腾格里沙漠、黄河黑山峡峡谷、香山山脉和贺兰山南端余脉、卫宁平原绿洲等不同地貌在沙坡头方圆20公里的地域汇集,谱写了独属于沙坡头的自然交响曲。滔滔的黄河,冲出黑山峡,在这里拐了一个环形的大弯。一半是沙漠,一半是黄河。西北的雄奇,江南的柔情,在这里完美的结合,形成独一无二的沙坡头。黄河灌溉了沙漠绿洲,也为这美丽的景色悄悄的慢了脚步,没有呼啸,没有怒吼,只是慢慢的流淌,却是满满的流连。

    满目的黄沙,汇成曼妙的曲线。没有等待日出和日落,甚至,还是个阴天,不是最美的遇见,却足够让人记得那份辽阔,那份寂寞。在沙漠深处,听着风声,很容易就想起“沙关钟鸣”的神秘。“沙关朝暮有声如钟,天雨时益盛”,因为流传的诗篇与文字,故事与传说,沙坡头的黄沙在飞扬时,亦承载着千年的记忆。

    沙坡头是古老的,在这古老中,却又散发着新的生命。沙漠中不仅有骆驼,也有沙漠越野车,乘着越野车在沙漠中冲浪,在沙海的风尖浪谷中穿行,在一次次爬坡与俯冲中感受沙漠的速度与激情,那种体验,只能用尖叫表达。在中国最大的天然滑沙场滑沙,这样原始却又年轻的活动刺激着我,一遍遍的滑下,不知疲倦。现代的创意让沙漠从好看变得好玩,让我们更容易走进。

    通湖草原:篝火晚会的蒙古风情

    来到通湖草原时,已经是晚上,却在下车的瞬间,看见了湖水、草原与沙漠,羊群在草原上低头吃草。不禁想到,若时间刚刚好,赶上了夕阳,那将是怎样动人的一番景象。通湖草原,世界沙漠地质公园、中国最神奇的沙漠草原,位于宁夏和内蒙交界处的腾格里大沙漠腹地,与沙坡头隔沙相望。

    到了晚上,通湖草原便被蒙古风情感染,篝火已经点燃,马头琴已经响起,草原的篝火晚会已经拉开帷幕。篝火晚会有固定的场地,是专门为游人准备的节目,是了解蒙古民族的一扇窗。骆驼、马术、婚礼,一个个民俗节目轮番上演,点燃了旅途中的夜,有一种置身于蒙古大草原的错觉。

    D3:黄河宫—黄河大峡谷—黄河楼

    黄河宫:黄河底部的流水滔滔

    在途中,偶遇黄河宫。原本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黄河博物馆,却不想,眼前所见是“一滴水”的建筑,走进后,更可以在黄河水下漫步,隔着玻璃,触摸黄河底部的流水滔滔。

    黄河宫位于宁夏中卫市黄河北岸“大河之舞”文化主题园内。高36.9米,外形为水滴状。其创意采用唐朝诗人李白“黄河之水天上来”的诗词寓意,意为将黄河之水凝练成水滴形态。黄河宫主体建筑半隐于地下,以黄河全流域为主线,分为黄河地理水系篇、人文历史篇、生态生物篇三个展区,全面展示了黄河在整个流域的多样气候、地质地貌、丰富的资源和物种等。

    就是这样一个博物馆,在全面介绍黄河之余,玩出了新花样,让我们得以在地下近观黄河, 直接的感受黄河的气息,黄河的文化。

    108塔:黄河峡谷的佛家净地  

    青铜峡水库西岸崖壁下,一百零八塔依山临水,在历史的更迭中,传承着西夏的文化。黄河水在这里流淌了千年,如今,有了青铜峡大坝的阻隔,水流在这里变得缓慢,围绕着108塔的时光,也流逝得缓慢。在时光的流转中,108塔依旧伫立,风雨并没有磨掉塔群本来的面目,只是添了一份苍凉。

    108塔始建于西夏,历经元、明、清等朝代的数次维修。1963年国家修建青铜峡水电厂时,曾拆除过原有的一座古寺遗址和两座覆钵式砖塔,文物部门从中清理出两幅娟彩行佛图及砖雕佛像、佛经残片,还出土了石刻华盖等西夏文物。1988年,相关部门对塔区建筑进行全面维修,又清理出土了陶质天宫、塔刹等西夏文物。这些历史文物与遗迹,见证了塔区周边当年佛教密宗教派旺盛的香火。

    108塔是一座佛教的纪念塔,佛塔依山势自上而下,按1、3、3、5、5、7、9、11、13、15、17、19的奇数排列成十二行,总计一百零八座,形成总体平面呈三角形的巨大塔群,因塔数而得名。这样布局奇特的塔群建筑十分罕见,在我国现存塔群中仅此一例。佛教认为人有108种烦恼,为了去掉人生众多的烦恼,善男信女要戴108颗贯珠,念108遍经,而拜了108塔,就可以消除烦恼,获得吉祥和好运。

    黄河楼:黄河岸边的景观建筑

    “天下黄河富宁夏”,黄河从发源到入海,流经的省区多达9个,唯有宁夏最得天然灌溉之利,黄河在宁夏流淌了千年。如今,一座以其命名的建筑,在黄河岸边伫立,登高远眺、极目无穷。

    黄河楼位于宁夏青铜峡市黄河西岸,黄河公园内,一近80m高的建筑将明清建筑风格与宁夏当地建筑特征融合,将传统风格与现代技术结合。或许,千年之后,黄河楼也会如其他知名楼阁一般,留下自己的名字,成为千古名楼。

    主楼内设黄河中国历史文化展览馆、黄河宁夏历史文化展览馆、黄河印象展览馆、黄河文化演艺厅等,全方位展示黄河五千年历史文明。主楼之外,配有角楼、牌楼、十二生肖图腾柱、镇河铁牛等附属建筑和雕塑,共为一体,成为黄河岸边的一道新风景。

    登上黄河楼,遥望黄河。风雨中,视野受阻,心中,却自有沟壑。也终于理解了,为什么文人登楼,多会留下闻名千古的诗篇。

    D4:西夏王陵—贺兰山岩画—西北影视城

    西夏王陵

    20世纪30年代,德国飞行员卡斯特揣着刚刚问世的卷帘式徕卡相机来到中国,在中国的上空留下了珍贵的影像。那时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西夏王陵,便以高大的土堆,奇特的排列,吸引了飞机上的卡斯特,按下了快门。照片后来被收进他于1938年在德国出版的一本名为《中国飞行》的书中。20世纪后期,西夏王陵逐渐走出贺兰山。

    “贺兰山下古冢稠,高下有如浮水沤,道逢古老向我告,云是昔年王与侯。”银川市西郊的贺兰山下,那一堆堆看起来很普通的土冢零星的散居在一片开阔的土地上,些许落寞,些许寂然,却是昔日西夏王朝一代代帝王的栖身地,是我国现存规模最大、地面遗迹保存最完整的帝王陵园之一。

    西夏自1038年元昊称帝建国,到1227年为蒙古所灭,传十主。加上追谥的李继迁、赵德明,共传位12代。自李继迁被埋葬在贺兰山东麓开始,历代帝王便看中了这片风水之地,将自己的陵墓修建在这里。190多年的持续修建,形成了贺兰山下壮观的帝王陵墓群,帝陵九座、功臣贵戚陪葬墓250多座,承载着一个王朝的历史。千百年来,时光辗转,那些看起来像金字塔的陵墓群依旧伫立,静静苍老的回忆着西夏国曾经的辉煌绚烂,聆听着贺兰山曾经的血雨腥风。

    在西夏王陵穿梭,探索陵墓寸草不生的神秘,见证帝国脉动光荣的印记。王陵成为中国著名景点对外开放后,游人渐多,却依旧保留着千百年的苍凉,遗世而独立。帝国消失了,山水衰老了,西夏王陵仍在,留给我们一地神秘。

    贺兰山岩画:人类原始的艺术之门

    走进贺兰山,最期待的,便是远古的贺兰山岩画。岩画是一种凿刻在岩石上的图像,在文字出现之前,是一种重要的记事方式。贺兰山岩画是我国和世界岩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人类原始艺术之门”、“人类童年生活记忆”。对于岩画没有深入研究,来到贺兰山,只为触摸远古的印记。

    贺兰山岩画分布在连绵250公里的贺兰山东麓诸山口的山壁和山前的岩石上,整个凿刻过程和时间跨度长达数千年,大体起始于旧石器时代晚期,终止于西夏时期。多少年的风雨侵蚀,多少年的风云变幻,人类的少年时代却依旧印刻在贺兰口,从未磨灭。

    走进贺兰口,在短短的几百米路程中,便遇见了密集的岩画。贺兰山岩画构图奇特、形象怪异,有个体图像,也有画面组合;有人物像、人面像、动物、植物和不明含义的符号及西夏文字等,又有 游牧、狩猎、舞蹈杂技等。岩画种类很多,但都是关乎人类生存的狩猎、祭祀、生殖崇拜等重要事件,古朴粗犷、原始野蛮, 真实的记载了北方少数民族生活和宗教信仰。

    在看不懂的岩画之外,很多都是写实的动物,像极了小时候的涂鸦,这是人类童年时代留下的生活痕迹。在众多的岩画中,一副“太阳神”总是会被提及,画面中的太阳神,双目圆睁、头部有着放射性的线条刻槽,画面体现了远古人类对于太阳的崇拜。

    在山脚,细细的观看岩画,触摸远古的曾经,抬头,却又另有一番天地。贺兰山岩羊攀爬在悬崖峭壁上,在自己的领地傲然行走,丝毫也不在意山下喧嚣的人类。岩羊的特立独行让它成为贺兰山流动的风景。

    岩羊是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栖息在高海拔的高原、高山裸岩和山谷间的草甸,是公认的“攀岩高手”,也是贺兰山岩壁上跳跃的“精灵”。随着近年生态系统的逐步恢复,贺兰山岩羊数量逐渐增加,随处可见。岩羊傲立在山顶岩石上,是此行贺兰山最深刻的印象。

    西北影视城:中国早期电影的摇篮

    喜欢电影,却不会刻意的关注影视城,总觉得这些搭出来的景不能走进内心。然而,西北影视城是一个特例,是非来不可,是一场关于电影的朝圣。于是,在紧凑的行程中,特意留了一个下午,慢慢走进,慢慢发现,出现在众多著名电影中的一景一物。

    “中国的电影从这里走向世界”,这不是一句诳语,而是事实。西北影视城位于宁夏银川西郊镇北堡,是中国三大影视城之一,也是中国西部唯一著名影视城。在此摄制影片之多,升起明星之多,获得国际、国内影视大奖之多,皆为中国各地影视城之冠,被誉为“中国一绝”。

    影视城拍摄过获得国际国内大奖的《牧马人》、《红高粱》、《黄河谣》、《黄河绝恋》、《老人与狗》,著名影片《大话西游》、《新龙门客栈》、《逆水寒》、《独行侍卫》、《大敦煌》、《火舞黄沙》、《乔家大院》、《老柿子树》等近百部经典影片。哪怕不是电影迷,在这里也能随意的找到熟悉的场景,牧马人、月亮门、酒作坊、柴草店,《大话西游》中紫霞和至尊宝伫立的城墙、成亲的牛魔王宫……

    没有刻意的去寻找,只是感受着西北影视城的古朴与原始、粗狂与荒凉,这是独属于西北的神秘韵味。这韵味,不是刻意的仿造,而是经历了时光的沉淀。影视城分为明城与清城,明城始建于弘治年间(公元1500年),是明代沿长城西北线所建的众多军事要塞之一,取名“镇北堡”;清城始建建于清乾隆五年公元1740年,是明城被地震摧毁后奉清朝乾隆的旨意夯筑的另一个兵营,故名“清城”。城堡历经沧桑,在风雨中伫立,残墙断垣,苍凉孤寂。

    D5:沙湖

    沙湖:湖水与沙丘的爱恋

    如果没有来到沙湖,我不会知道,原本不该同时并存的沙与水,在这里,竟是这般浑然天成。细软金沙、明媚翠湖,在沙湖相遇,相互依偎,安详平和,好像相守走过亿万年岁月的不舍恋人般,所有波澜壮阔的激情都只沉淀在这默默无言的守护中。

    夏季,湖上的芦苇正绿,湖水映衬着丛丛芦苇,映衬着起伏的沙丘,是湖光与沙色,是江南的清秀与塞外的雄浑,是女子的温柔与男子的豪迈,是一场不分手的恋爱。

    来到沙湖,是在傍晚,在湖中看一场日落,在岸边吃一顿烧烤,在沙漠享一次野营。还未看过沙湖全貌,却已经用身心,走进沙湖的自然与野性,释放旅途的自由与激情。夜晚的篝火、漫天的星空、绚烂的日出,没有刻意的等待,只是随遇而安。

    清早,从帐篷里醒来,借着晨光,去看壮观的沙雕,楼兰古城背靠沙漠,不精致,却足够神秘,是西北的苍凉。陪伴着沙雕的,是一群鸵鸟,它们在自己的领地生活,在沙漠中行走,抬头,还能望见前方的湖水。

    在观赏风景之余,尽情的玩沙戏水。在沙漠里滑沙、卡丁车,在湖上玩水上摩托、水上飞伞,现代的沙上项目、水上项目为沙湖添了年轻的活力。

   沙湖:飞鸟与芦苇的家园

    当沙漠在很多地方成为灾害时,沙湖,却与水相约,成为独一无二的景观。湖水与沙丘、飞鸟与芦苇共同绘出了沙湖的模样。

    沙湖是飞鸟的家园,沙湖有一个面积达4247公顷的鸟岛,栖居在这里的鸟类多达178种,占宁夏鸟类总数的三成多。每年四月至六月的孵化器和七月至八月的繁衍期是沙湖观鸟的最佳时间。白鹤、黑鹤、天鹅……乘着手摇船深入鸟岛,很容易就会被芦苇之上自由飞翔的各种鸟儿吸引,仔细一点,还能发现水边芦苇间、鸟巢中的鸟蛋。

    飞鸟,是沙湖自由的向往,芦苇,是沙湖绿色的希望。一丛丛芦苇在轻风的吹拂下,化为绿毯,在湖上跌宕起伏,自成一景。

    然而,芦苇不是与生俱来的,沙湖的美,也不是与生俱来的。沙湖的美,是自然对宁夏的回馈。这里本是一片被沙漠包围的盐碱滩,包围这片盐碱滩的是贺兰山前洪积扇地形形成过程中的沉积物沙、沙砾和少量土相融,在洪积扇下缘出现的沙丘。1960年,宁夏农垦西大滩建设兵团来到此地建设祖国大西北,为了生存,在水中发现鱼的存在后,有意识的饲养,在附近挖来芦苇根栽在水中,给鱼做饲料。芦苇根随着湖水漂移,几年之后,便形成湖面上一簇簇芦苇,成为沙湖上最美的风景。

分享到:

上一篇:银川自驾游,感受豪迈的塞外风情

下一篇:曾经的梦中大漠,如今的现实之旅和我一起去穿越到塞上江南“宁夏”吧!